远程可教学,还需要学校?-中国水怪

作者:库鲁伯亚拉洞穴发布时间all:2020年04月08日 20:48:17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远程可教学,还需要学校?

尽管Zoom的普通版只限私人的会议,限时40分钟,保安且有疑虑;但是,非常时期,用作上一堂课,绰绰有馀。何况,教育部另有谷歌教室,可以通过Google Meet开讲。此外,诸如开放源的meet.jit.si,或者微信组群,亦能变通,用诸教学。

因为这样,面向新冠肺炎逞凶肆虐,学校的教程虽然因此受累,唯网上运作已久的远程教学,急速成为火红的时尚神器。补习中心既见商机,顺势搭上这一趟顺风车:课照停,习照补;日期和时间,全一一编排妥当,只待家长和学生报名。

由此可见,历经逾廿年的经营,不论全球的网络的脊骨,还是全国的系统的配置,都已相当成熟。时至今日,远程上课,其实已经不是问题。原供视频会议之用的Zoom之火速流行,正是佐证。

不仅这样,空间恐怕也是瓶颈。一家大小,挤在一块,哪个角落,才是一块清净之地?小明,下雨了,快收衣。阿芳,弟弟怎么哭了?老婆,你还不化妆扮靓靓?老公,你和我讲话做莫好像枝安酱凶?环境如此,谁能专心?

从这个角度论,学校既定的种种课业,其实只是学问的一小部分。身在网络时代,知识的深邃,学术的博大,日新月异,瞬间万变。昨日之是,今天之非,轻轻点击,立马传遍五湖四海。上网读书,风气渐成。

可惜,成绩既然才是硬道理,教育的理想逐被遗忘。结果,远程教学的一片好意,搞到团团转。深思缘由,正是点击链接的那刻,已经偏离本体。否则,学校今后都可以关门了。

既然这样,凭靠网络教学,也许可以赶上原定的进程,但是,弱势家庭的孩子,怎么从头赶上?仅此一问,可知核心的焦点,不在赶课,乃是学习。课本的教程,网络的教材,不过是学习的其中管道。

桎梏如此,怕输之故,大家仍然不顾一切地,都在争抢远程上课的头柱香。个别校长乃至一大清早,开始马不停蹄地巡视虚拟课室,逐一不断追问下属,一一详细查看进度。到了夜半临睡时分,还不忘温馨叮咛老师,记得提交教案。

国家教育部也不例外,第一时间急起直追,着手架构链接,试图填补停课三周的缝隙。上有所示,下必甚焉,一时之间,两岸的大城小镇,皆有个人和单位新建的线上学习,纷沓而至,排队出街。

远程可教学,还需要学校?

然则,兵荒马乱的行动管制期间,人人在家,网线超繁忙,网络大塞车;处境如是,上载链接,藕断丝连,常会间隔地断线。乡野之处,甚至没有网络,老师如何上课,学生怎么听讲,说实在话,确不容易。

如此这般,不但彻底地背离21世纪教育的本意,而且也不是教育部的初衷。副部长马汉顺医生游走基层,深知局限所在,脸书上坦然承认,“有些地方没有高速宽频互联网服务”。

衡量教育的成功,不在网页的连篇累牍,范畴的卷帙浩繁,问卷之钜细靡遗,而是一旦疫情消减,开学上课之后,孩子还能自动地自律时间,自理生活,自学课本的篇章和课外的志向。

文:董恪宁教育之大业,既没有先后,亦没有终点,所谓“学无止境”,达者为师。学习阶段的设计,也只是现代教育的分切,旨在方便分级管理,审核评估;从而制定下一层次的课程,而不是因此定论一个人的终身成就。




清朝第一位皇帝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